• 中文
    • English
  • 注册
  • 童话镇小故事 童话镇小故事 关注:1 内容:8

    奶糖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打赏作者
  • 拉黑名单
    • 童话镇小故事
    • 程归远总是爱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,左手握着一只画笔,站在草坪上的画布前细细勾勒。
      这就是女生们口中的,整所大学最美的画面。

      他在女生之间一直都是那么受欢迎,向他告白的女生更是数不胜数,但是程归远却一个都不感兴趣,甚至外界还传说他喜欢的根本就是男人。

      何初刚入学的时候是不认识程归远的,顶多就是在室友口中听说过那么几次他的名字。

      直到后来那次相见:剑眉星目,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一下让她愣神了片刻,也就是那么一瞬间,微微一倾斜,手中的颜料盒准确无误地撒在了程归远的白色衬衫上。

      她红着脸替他胡乱擦了半天,最后索性低着头小声地道歉,主动提出将衣服洗好了再送回去。

      可是拿回宿舍用水一洗,颜料却一下子扩散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, 直接将整个衬衫都改变了颜色,还微微有些变形,白衬衫就这么变成了花衬衫。

      而将衬衫送回去的时候何初再次犯了难:她把记着程归远寝室号的卡片弄丢了,现在根本不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。

      她从小到大都马马虎虎,也正因为这份糊涂而惹得了不少的麻烦,现如今更是只能凭着记忆中的几个数字,拼凑成不同寝室号,去敲门询问。

      直到天黑,何初还是没能找到程归远的身影。

      而第二天,程归远是自己找上门来的。

      他说,同学,昨天你问了那么多寝室,现在全校都知道我的衬衫在你那了。
      何初的脸一下子红了个通透。

      从那开始,学校里便传了不少何初和程归远的绯闻。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何初的目光总是不知不觉地往有他的方向看上几眼,甚至为了他,鬼使神差地报了绘画社。

      何初本就没有任何美术功底,到了绘画社也就只有端茶送水的份,可是就算是这样,能够看着他,何初也心满意足了。

      何初真的喜欢上了他,一个沉默寡言,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程归远。

      何初知道喜欢他的女生不胜其数,也知道室友天天苦口婆心地劝自己都是一片好心,可是她就是执迷不悟,不撞南墙不回头。

      他爱吃糯米糕,她就千里迢迢跑去城外拎了三袋子回来。他需要绘画作品,她就不厌其烦地坐了一整天为他做一次模特……

      就算是南墙,也得撞破了吧,可是何初撞了整整三年,他还是无动于衷。

      那晚她喝了很多的酒,在宿舍里躺着,窗外的动静让她起身查看,却望见了操场上那用蜡烛摆成的巨大爱心,而爱心的正中央是她的名字。

      有人在向自己告白。

      可是何初还是鬼使神差地拿出手机打开了程归远的聊天界面,接着酒劲发了很多东西:喜欢你的女生一个个放弃了,就我是死脑筋,还整天围着你转。今天有人向我告白了,我到黄河了,也撞了南墙了,也准备……放弃你了……

      何初抬眸,抿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。终于,还是要放弃了吗?就算她不会答应给自己告白的人,但是追程归远这么傻的事情,她也不想再做了。

      聊天页面停顿了一下,却突然来了一条回复:麻烦你看一下告白的人再发绝交短信。

      何初向楼下望去,却正巧看到了在烛光正中央站着的程归远,而他手中抱着的是一束用奶糖做成的鲜花。

      程归远说:你追了我那么久,告白总得我来吧。

      在拿到那束奶糖的时候,何初的眼睛泛着泪光:她喜欢吃奶糖,而且从小身上便带着淡淡的奶糖香气,没想到这些程归远都记在了心上。

      自从何初可以正大光明地跟在程归远身后,她便如影子一般寸步不离。

      渐渐地程归远身上也沾上了淡淡的奶糖气息,整个宿舍都在说:想知道程归远今天有没有抱何初,只要闻一闻有没有奶糖的味道就够了。

      当然,程归远身上没有一天是不带奶糖味道的,甚至还有一次,室友在聊天的时候闻到了从程归远嘴中散发的奶糖香气,只是后来被他瞪了两眼,不敢再说出来了。

      但是何初怎么都没想到,她和程归远吵架了,而且吵的很凶:大学毕业,他们在两个不同的城市中工作,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堆积在一起,最终导致了谁都不理谁的情况。

      何初一气之下发了句:分手吧。可是却没有收到回复。

      整整两个月,两个人都没有任何的联络,而这个时候程归远却发来了一条信息:来参加婚礼吧,邀请函寄过去了。

      何初一直都知道程归远这样的男人很是抢手,但是没想到仅仅两个月时间就彻底被另外一个女人钻了空子。那晚她哭了很久,拿着包就跑去了机场。

      她还是离不开他,或许这场游戏,她从始至终都是弱者。

      到了婚礼现场,何初却怂了起来,迟迟不肯进入。她从未想象程归远站在别的女人身边穿着西服的样子,也不敢想象。

      可是当她走进场的那一瞬间,周遭的音乐响起,对面灯光突然亮起:程归远站在灯光下,周围摆满了奶糖,单膝下跪,看着她道,千里迢迢来都来了,不如顺便结个婚再走吧,我的新娘。

      何初狂奔过去紧紧抱住了程归远,道:你就知道耍我,从大学就是这样。

      程归远将下巴抵在她的发丝上:那你可做好心理准备,我欺负你的日子,还有七八十年呢。
      这世间,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,我心动时,你刚巧回眸。

      作者:@是九先生啊
      来源:微博

  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发表内容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