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中文
    • English
  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怎么活下去?

      https://www.nmgxwhz.com:65/20200626/BOc0NrFz/index.m3u8

      https://www.nmgxwhz.com:65/20200626/BOc0NrFz/index.m3u8

      有个餐饮的客户最近跟我说,餐饮这一年可能没啥指望了,我觉得这句话不算悲观,因为我也是这么想的。不但是餐饮,甚至很多线下实体,都可能要关门歇业了。

      新冠肺炎不仅仅是一场大瘟疫,更是经济上的一次流行性病毒袭击,这就像自然进化法则一样,只有适应环境的才能生存下来。

      当然你可能说,这不公平,不是我不努力,是这样的情况百年不遇。或许是吧,不过你不要忘记,上一次世界大战也不过发生在80年前,上一次全球金融危机也不过就在12年前。

      这句抱怨的话也许没错,但没有用。自然和社会的法则就是这样,永远有不可预测的情况出现。我们能活下去,一来靠运气,二来靠对危机的预案。

      比如,今年健身器材的生意就不错,我们的客户金史密斯走步机上半年的销售翻了一翻,比如方便食品的销售,很多企业是500%的增长。这个跟实力没关系,只是运气好。但你要注意,每个企业不会总是运气那么好,要想活得长久,你必须有能力度过一次又一次的危机。

      有些企业老板的很多问题都在于,他们对成功太过期待了,在做决策的时候,总是按照最理想的情况来假设,所以麻烦很快就会来。如果我们按照最坏的情况来假设,那麻烦到来时,至少我们不会死掉。

      我说一个例子。

      我们公司两周前刚刚搬家,但一进来就发现,如果再招聘两个人公司就要坐满了。然后呢,我们就接着租下了隔壁更大的那个院子。其实我们之前看房子的时候就讨论过要不要租那个大的,当时是3月份,虽然我们有一些业务在手,但疫情很不明朗,谁都不知道未来会怎样。

      那我们宁愿保守一点,租一个小的。现在决定换一个大的,不仅要再搬一次,还浪费了一些装修的钱,那这个决策错了吗?我认为这个决策依然正确,因为你无法预计未来,只能按照保守的预计来决策。

      最近看《穷查理宝典》,查理芒格说过这么一段话:

      你们很可能会说:“谁会在生活中整天期待麻烦的到来啊?”其实我就是这样的。在这漫长的一生中,我一直都在期待麻烦的到来。现在我已经84岁啦。就像爱比克泰德,我也拥有一种蒙受恩宠的生活。我总是期待麻烦的到来,准备好麻烦来临时如何对付它,这并没有让我感到不快乐。这根本对我没有任何害处,实际上,这对我有很大的帮助。

      怎么活下去?

      巴菲特的合伙人:查理芒格

      所以你要问我怎么在“疫情”期间活下来?其实,我并不知道怎么才能活下来。但我知道,如果你在疫情之前就为突发的情况做好了准备,你活下来的几率比较大。

      工程学上有个概念叫“冗余备份”,就是关键部件的设计不能刚刚满足需求,而是要做多余的备份,才能应付紧急情况。放到商业上,就是要对危机有尽可能多的预案和准备,要设想最坏的情况,比如华为就面临美国一个国家的封杀,如果没有早期的备份,可能很快就死掉了。

      当然也有企业能通过快速调整适应灾难的,不过也是少数,大部分体质差的企业是经不起打击的,一次灾难就能消灭它们。

      说到这里,我给你讲一个去南极的故事,当然只是一个简要陈述的版本。

      这个故事发生在100多年前,那时候有两个探险团队要争夺第一个到达南极的荣誉。这两个团队,一个是挪威的阿蒙森团队,另一个是英国的斯科特团队。

      当时的阿蒙森团队只有五个人,而斯科特团队有十七个人。他们差不多都在1911年10月到达了南极圈的外围也就是南纬82度附近,从这里到南极点大概还有1000多公里。

      但所谓到达南极其实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目标,因为到达之后你还要能活着回去,所以总共是2200多公里的路程。如果到达南极然后成功回来是一次创业的话,那你应该怎么开始并成功返回呢?

      这两个团队的策略是完全不同的。首先是走法不同,斯科特团队没有固定的计划,主要是根据天气情况,天气好就走得多一点,天气差就不走了(根据他们的探险日记推测)。而阿蒙森团队就不一样,他们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计划,就是不管天气好坏,他们坚持每天向前走30公里。

      你猜是哪个团队首先到达了南极?是阿蒙森团队,他们于1911年12月15日,率先到达了南极点,插上了挪威国旗。而斯科特团队比阿蒙森团队整整晚到了一个多月。

      如果说能成为第二个到达南极的团队,也还不是一个很悲惨的结局,问题是,斯科特团队还要走回去。阿蒙森团队全队顺利返回了基地,而斯科特团队就像阿加莎的那部著名的侦探小说名字一样:《无人生还》。

      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去南极,拼的不仅仅是人的能力和意志,还有策略规划和危机预案的能力。

      这张图就是当时两支队伍出发时的装备。上图是斯科特的团队,他们的主要运输工具是耐寒的蒙古矮种马以及爱斯基摩犬,还有当时最先进的雪地摩托以及雪橇。而斯科特的团队,则只有马和狗、雪橇。

      怎么活下去?

      去南极的探险是未知的,因为在此之前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达到过南极,不确定性因素太多,你做得准备越充分,就越有可能成功。阿蒙森团队看起来工具并不先进,其实他们才是准备更充分的。

      因为阿蒙森提前跟爱斯基摩人生活了一年的时间,掌握了驾驶雪橇和极地生活的经验,他穿的服装都是爱斯基摩人的服装。

      怎么活下去?

      上图为穿爱斯基摩人服装的阿蒙森

      阿蒙森团队虽然只有五个人,但物资准备却非常充分,斯科特团队十七个人准备了一吨物资,你猜阿蒙森的五个人会准备多少物资?他们准备了三吨。也就是说,阿蒙森团队人均的物资准备是斯科特团队的九倍之多。

      后来斯科特的团队因为缺少食物,爱斯基摩犬开始攻击蒙古矮种马,有些马也逃跑了。同时他们的雪地摩托在卸船时有一辆掉在了海里,另一辆的油箱也被冻坏了。

      阿门森团队之所以胜利了,因为他们不仅有冗余备份,还针对极寒的情况做了充分的准备性训练。

      在疫情初期,我曾经听王烁老师聊过一个话题,他说他们家常年储备三个月的余粮,而如果进入非常时期,他会储备一年的粮食和基本生活物资。这个就是对未知危险的冗余备份,也许这个物资储备他们一辈子也用不到,但没关系,那只是一个保险,保证你在非常状况下还有生还的可能性。

      所以再回到企业如何在疫情中生存下来这个话题,其实最好的策略不是临时想办法(当然这也不失一种应对方法),而是早就准备好了过冬的余粮。

      今年年初,我和我太太曾经交谈过我们对疫情的看法,那时她正在读塔勒布的《反脆弱》和《黑天鹅》两本书,她就跟我说起了冗余备份的话题。她说公司的现金现在可以保证一年没有收入而维持运转,将来公司的风险准备应该至少是保证两年运转。

      一个人去创业,大概有几种结果:做得成、做得大、做得久。其实做成一件事本身不是特别难,难的是做得大,更难的是做得久。因为时间越长,不可知的风险就越多,你面临的困难就越大。

      所以如果你想做一个百年企业,首先是保证不死,其次才是增长和发展,要想有不死之身,那就要做好冗余备份和危机预案,就像查理芒格讲的,永远等待着麻烦的到来。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312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发表内容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返回顶部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